文学作品

徐悲鸿朱乃正真正的艺术为师者

作者:金沙国际    发布时间:2019-11-16 17:29     浏览次数 :80

[返回]

图片 1

刘勃舒、何韵兰的自在与坚守

时间:2013年04月22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陈履生

图片 2

饮 马(国画) 刘勃舒

  “自在·坚守”——是当下文艺界所缺少的一种文化品格。没有艺术的自在遨游,没有个性的自在畅达,就没有艺术的自在表现,因此,需要坚守文化高地,任凭浊流在脚下流淌。

  一对文化老人,几十年如一日怀揣青年的心态,在商业和物欲之外自在地从事自己的艺术工作并积极地面对生活。他们的身影掠过新中国以来美术界几代人的更替,他们的历程又见证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美术的历史篇章。他们扶老携幼忙碌在一个美术界大家庭中,每一时期的成就都凝聚了他们的才智和心血。从学院到社会,从教学到创作,从个体到组织,从写实到写意,从严谨到自在,从自在到坚守,艺术人生所演绎的春夏秋冬,不觉成为不同历史阶段的社会责任。他们如今的自在与自在的如今,从生活到艺术都进入到一种令人憧憬的境界之中,不为流俗所累,不为金钱所惑,不为利益所动。在自在的状态中,画与不画,画好与画坏,甚至笔墨与观念、形式与技法,都化解到逍遥的自在之外。然而,他们并没有因为自在而放弃社会的责任,相反,得大自在者却在文化的坚守中表现出了这种自在的特殊意义。他们的坚守是一个历史发展阶段中文化传承的必须。传承必须坚守,坚守而能自在,而能不失坚守中的自我发展,如此自在的坚守也是一种境界。这就是我所敬重、敬佩、敬爱的刘勃舒、何韵兰先生。

  刘勃舒、何韵兰先生各自的成就已不同凡响,但在当下喧闹的艺术市场和五花八门的媒体上都少见他们的身影和画影。他们的淡定显得另类,好像不合潮流。作为国画界大家的刘勃舒先生,一直推却大型画册和回顾性画展的邀约,认为还不到时候。画品独到的何韵兰老师则不惜为公益性艺术教育付出了长达五六年宝贵的创作时间。

  很多年来,刘勃舒、何韵兰先生几乎没有展览活动,可是,近年来从台湾到北京、东莞,他们的联展都引起了业内人士和社会公众的高度关注,他们以低调的奢华为朋友们奉上了奢华的艺术盛宴。此行南充,也像以往一样是他们与朋友自在交流的一场聚会。在这次展览的作品中,刘勃舒先生以草书的笔法构造了无序中而有序的马的结构,并将雄强狂放和勇往直前的马的品性推演为视觉的中国精神;何韵兰先生依然是把静谧的情思赋予自由的流动,一种可以控制的变化莫测在她的画面中表现为沉寂和冷静,如梦一般的美妙恰似女性的温柔。他们不同风格的作品会让观者在惊喜和感叹之余引发思考,会让人们感受到自在和坚守的力量,同时,也会让我们感受到他们的人品和画品的魅力。

图片 3

山语之二(彩墨综合) 何韵兰

  我画大自然是因为压抑不住对它的敬畏和爱恨交加的复杂心绪,作画时却像被对象神秘莫测、瞬息万变的特性所掌控,自己也变得很纯粹,我的探索和多种手法的运用也变得勇敢而随意,我很享受这样的创作过程。 ——何韵兰

  相关链接

  2011年10月28日至11月3日,“刘勃舒、何韵兰——旅台水墨作品展”暨学术座谈会在台湾师范大学德群画廊举行。2012年的8月23日至9月20日,刘勃舒和何韵兰在北京马奈画廊举办名为“自在·坚守”的画展。展览期间,何韵兰还举办了“艺术是生命的亮色”的讲座。2012年9月30日中秋,刘勃舒、何韵兰继续以画会友的巡展,接受广东东莞岭南美术馆的邀请,在展厅和当地及深圳、广州赶来的朋友会聚。今年4月13日,刘勃舒和何韵兰带着他们的作品来到了四川南充嘉陵江美术馆。著名古镇阆中的所在地南充对艺术有极高的热情,开幕当天就有一万多人参观画展。

  刘勃舒,江西永新人,中央美术学院绘画系研究生毕业。他遵循徐悲鸿的教诲,以画马享誉当今中国画坛。何韵兰,生于浙江海宁,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黄永玉工作室,在创作的同时还花费大量精力参加推动环境保护、儿童艺术教育和女性艺术的工作。

图片 4

刘勃舒与徐庆平 玉素摄

朱乃正

《奔马》 刘勃舒

其一是老师朱乃正、学生冯远。上世纪70年代,青年画家冯远在火车上翻看画稿,素昧平生的朱乃正主动跟他一路聊天,火车到京后朱乃正又主动提出带冯远去拜访卢沉、周思聪。两天后,朱乃正果然带着冯远去了卢沉、周思聪家,同样素昧平生的卢沉、周思聪,热情地给冯远做示范、讲画理,还分别作画赠给冯远。

“你看这马,这骨骼,笔画要用力勾,徐悲鸿老师当年手把手教过我。”在近日举办的“民族与时代——徐悲鸿主题创作大展”上,“徐悲鸿的关门弟子刘勃舒走近徐悲鸿的《奔马》作品,开心地对夫人何韵兰说。

其二是老师徐悲鸿、学生刘勃舒。1947年, 12岁的刘勃舒偶然看到徐悲鸿画的马,十分喜欢,便鼓起勇气给徐悲鸿写信,徐悲鸿亲笔给刘勃舒回信希望他到北平学习,并表示我的学生很多,乃又在千里之外得一颖异之小学生,真是喜出望外 ,并为刘勃舒随信寄去的画马习作题字有美好远景 。

随后,他又小步快走到《会师东京》作品前,指着狮子的线条、后腿、尾巴,说:“笔锋刚劲、线条有力!这是最好的狮子!”

这两个故事不由得让人感慨系之。彼时冯远20多岁,而朱乃正是著名画家,卢沉、周思聪夫妇是名满画坛的艺苑伉俪,他们与冯远不过偶遇,但却慧眼识才,倾情相助,传道授业,而冯远也不负期望,成长为中国画坛的名家;彼时刘勃舒不过是稚气未消的小小少年,而徐悲鸿则是享誉中外的大家,他仅凭刘勃舒一封信和一件习作,便热情鼓励,悉心指导。3年后, 15岁的刘勃舒被中央美院破格录取,成为徐悲鸿的关门弟子,多年以后,刘勃舒终成卓有成就的著名画家。而刘勃舒、冯远的成就,与两位老师的激励密不可分。刘勃舒感叹:没有徐悲鸿就没有刘勃舒。诚哉斯言!

这是2月27日出现在中国美术馆内的一幕,彼时,徐悲鸿主题创作大展已经启幕,北京早春的风,虽然还有一丝剪刀寒,但春意已暖。

这类似神话的故事却是真实的艺坛佳话。佳话之佳 ,便在于为师者不问学生出处,不问学生家庭的社会地位,而是从艺术本身出发,发现、培养有天分的学生;便在于为师者得天下英才而育之,一乐也的那份真诚的、赤子般的快乐、快意。今天当然不缺乏优秀的老师,但在浮躁的学术环境、聒噪的市场环境、焦躁的内心环境冲击下,教育片面追求功名利禄,为富贵者教、为权势者教的例子不胜枚举,徐悲鸿、朱乃正们对教育的赤胆忠魂,就更值得大力提倡、发扬光大。

刘勃舒兴致昂扬,更令他开心的是和徐悲鸿先生之子、中国人民大学徐悲鸿艺术研究院院长徐庆平的重逢,那一刻,二人紧紧相拥、十分动情。他们漫步在一幅幅作品前,认真仔细地观摩着、交谈着,还时不时向周围的人分享他的观后感。因身体不大好,刘勃舒近来很少参加公众活动。何韵兰担心他的身体吃不消,想要搀扶他,叮嘱他走慢一点。刘勃舒却仿佛全然忘记了自己已经年逾八旬。

佳话之佳 ,还在于为学者对艺术的诚挚追求。没有火车上心心念念翻阅研习画稿,冯远可能就错过了朱乃正、卢沉、周思聪;没有对徐悲鸿艺术的心摹手追,刘勃舒可能就错过了徐悲鸿。而正是他们在被老师领进门之后的孜孜矻矻,才得以取得今日之成就。他们从老师身上获取的,就是艺术本身。而反观当下,多少人声称自己是某某大师的亲传弟子、再传弟子、关门弟子,不过是拉大旗作虎皮,以大师之名,涨自己身价,以神圣的师生关系到畸形的艺术市场套取名利。至于大师的艺术,则根本不放在心上,因为他们本身就不是为艺术的。

置身近百幅徐悲鸿的原作的中国美术馆内,刘勃舒似乎一下子被时光拉回到了从前。

因此,真心期待有更多如徐悲鸿、朱乃正、卢沉、周思聪这样的为师者,做真正的伯乐,发现更多真正的千里马;真心期待有更多刘勃舒、冯远这样的为学者,做真正的艺术之子,传承发扬优秀传统,开辟属于自己的艺术道路。如此,为师者幸甚至哉,为学者幸甚至哉,艺术幸甚至哉。

江南贫侠与少年

编辑:admin

1947年,刘勃舒还是一个只有十二岁的少年。彼时的徐悲鸿,已经四十九岁了,担任国立北平艺专学校校长。

这一天,一封署名为“南昌实验小学五年级学生刘勃舒”的信,映入了他的眼帘。徐悲鸿给刘勃舒认真地写了回信,又在少年刘勃舒的两张作品上题了字,他在其中一张画上题写了“有美丽之远景”,落款“悲鸿”,钤上了“江南贫侠”印章;又在另一张画上题写了“此画确有意味,悲鸿”,钤章“江南布衣”。

值得一提的是,“江南贫侠”这一称谓,是在徐悲鸿十二三岁时为自己起的,那时,他在家乡随父亲学画,闲暇时去茶馆听说书人说书,对替天行道、行侠仗义的英雄非常推崇。随即以“江南贫侠”自喻。当他少年时代最喜爱的称谓钤在少年刘勃舒的画作上时,两个人的少年时期仿佛也有了某种交集。

悲鸿门下 艺术传承

“……你好好读完初中后即可应考国立北平艺专。假如三年后我仍掌北平艺专,我很希望你来校用功,那时候我必极愿亲自指点你……”那封回信里的每一个句子,刘勃舒都倒背如流,这两句话仿佛是少年前行的路标。他揣怀里焐热了,每天都会觉得距离徐悲鸿更近了。

1950年,刘勃舒初中毕业,北上寻师。那天,当十五岁的刘伯舒背着行李卷儿出现在徐悲鸿家门口,敲开门,还没自报家门,徐悲鸿便立即热情地招呼道:

“你是勃舒小弟吧?”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