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作品

文学作品:循着笛声看世界,明园慈祥资金为山区小学架起音乐桥

作者:金沙国际    发布时间:2020-04-16 14:27     浏览次数 :160

[返回]

“Do-Re-Mi-Fa Sol-Sol-Sol-Fa-Mi……”一曲熟悉的儿歌《洋娃娃和小熊跳舞》,由清澈悠扬的笛子奏出。舞台上,各式少数民族的服饰,整齐划一的吹奏手势,让这20名来自明园学校的乐手们,显现出与众不同的气质。

“我的同学都想学竖笛。”13岁的自淼楠说。

这是7月19日晚,深圳华夏艺术中心的千人剧场内,一段由城乡孩子合奏的节目。一段节拍过后,这20名竖笛手变换队形,4名华夏艺术文化学校的小提琴手,来到舞台中间,琴声拉出,开始交汇于笛声之中,生出一曲别致的乐章。

自淼楠是吉林省蛟河市松江镇靠山明园学校五年级的学生,学习竖笛已有3年。在这所仅有60多人的乡村小学,低年级学生常常会趴在窗台上看大哥哥大姐姐们练习竖笛,盼望着自己领到竖笛的那天。

轻量级的演出,却取得了重磅的关注度。在这个影响力辐射深港澳的国际艺术舞台上,当晚的艺术展演共有30多支队伍。而这支成员来自全国各地的“竖笛+小提琴”演奏队,虽然不那么“声势浩大”,但短短两天排练出来的成果,却出乎意料地震撼了在场观众,博得了热烈的掌声。

自2014年起,笛声徐徐已吹进了全国10所明园学校。那时起,明园慈善基金开始以竖笛音乐教学为切入点,拉起校园竖笛队,逐渐形成了“小而美”的教育精准扶贫模式。

文学作品 1

明园慈善基金是由中国平安董事长兼CEO马明哲先生及其家人于2007年在中国宋庆龄基金会捐资设立的,至今已整整11年。截至目前,明园慈善基金已在两广、吉林、湖南、西藏等地援建了11所明园学校,并持续开展支教行动,为山区学校的孩子们注入新鲜的阳光和渴望。

华夏文化艺术学校年度展演——明园学校孩子们正在竖笛演出

在刚刚结束的2018年明园学校竖笛交流夏令营活动中,来自广东、广西、湖南、甘肃等地的26位明园学校的孩子们齐聚上海,排练合唱、游览嬉戏……迪士尼城堡上的烟花像星星般落在孩子们的眼中。

这些乐手们最大的刚刚小学毕业,最小的才7岁。他们分别来自吉林靠山、广东湛江文相、甘肃邵寨、湖南西莲、广西九同和广西八好等六所明园学校。而这个城乡孩子合作演出的机会,是来自中国宋庆龄基金会“明园慈善基金—2017明园学校竖笛艺术交流夏令营”中的一部分。

对于不少孩子来说,这是他们第一次走出大山。

明园慈善基金,是由中国平安董事长兼CEO马明哲先生及其家人于2007年在中国宋庆龄基金会捐资设立的,至今已整整十年。十年的时间,可以培育一棵小树苗长成参天大树;十年的时间,也可以帮助偏远地区的乡村儿童种下爱心的种子。十年来,明园基金已累计投入资金近1500万元,在偏远农村地区援建了九所明园学校,并持续开展支教行动。2014年起,明园基金开始以竖笛音乐教学为切入点,组织明园学校开展艺术教学,促进孩子全面发展,形成“小而美”的教育精准扶贫特色。

文学作品 2

“音乐没有国界,不分民族,它是一种特殊的美学与情感的教育,能让孩子们感受到爱与希望。我们希望能够通过竖笛,在孩子心中种下一颗温暖的种子,陪伴他们成长,待他们长大以后,他们会把这份爱和温暖传递给其他人。”明园基金理事长陈园表示,因为接触竖笛,乡村孩子获得了与城市孩子同样的成长机会。此次,明园基金举办了为期一周的竖笛夏令营,邀请了明园学校竖笛队伍的20名学生和6名教师代表参与。艺术演出仅为其中一个项目,还有更多文娱活动,让孩子们见识到乡村以外的广阔世界。

来自广西九同、广西八好、甘肃邵寨、吉林靠山等八所明园学校的学生们合奏表演《望春风》和《我的祖国》

文学作品,大多数乡村孩子,都是人生中第一次参加夏令营。其中,就包括了11岁的向珞滨和9岁的潘怡如。此前,他们从未站上过如此大的国际舞台,也不知道这个夏天会在深圳相遇。

爸爸骑着摩托送,妈妈牵手到村口

拉近人心的竖笛

赶去上海夏令营的路,8岁的邓元元走了3天。

“你叫什么名字?喜欢玩什么呀?”刚到深圳,向珞滨便主动和身边的小朋友攀谈起来。

第一天,爸爸怕她晕车,提前骑了数小时摩托把她送到县城。第二天,老师带着其他两位同学前来会合,师生几人又一起坐了两小时大巴赶到市里。第三天一早,他们终于飞往上海。

虽然,珞滨是许多人口中常常提到的“留守儿童”;但和他相处时,丝毫没有察觉到这个特定标签中所谓的内向与敏感特质。眼前这个11岁的小男孩,留着一头干净利落的小寸发,身着明园学校的白色T恤、简单的蓝色牛仔裤,反倒透露出一种“小大人”的机灵劲。

邓元元来自九同明园学校,该校位于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融水苗族自治县九同村。这所村里唯一的小学只有29个孩子,课程从学前班开到二年级。

第一次来到深圳的珞滨,对周围一切都充满好奇。放暑假前,他还在1100多公里外的湖南张家界桑植县,就读于西莲明园学校四年级,与家里年迈的奶奶一同生活。

2016年,明园慈善基金的志愿者第一次带着竖笛来到这里时,不光孩子们没见过这种乐器,就连老师们也没见过。“以前从来不知道,怎么就会有曲子吹出来?”竖笛班领队董佩芳老师说。

珞滨的学校,离县城有近4个小时的车程,大部分学生从三年级就开始住校。而他的家离校只有15分钟路程,是为数不多走读的学生。然而,他每年能见到父母的时间,却比其他住宿的同学更少。

让董佩芳没有想到的是,这只外来的笛子,串联起了苗寨里的很多人。

爸爸在县城做物流,差不多半年回家一次;妈妈则在江苏,和爸爸处于长期分居的状态。小学一年级前,珞滨是跟着妈妈在江苏就读当地学校。之后,由于各种原因,珞滨又转回西莲,自此再也没见过妈妈。

最初,明园慈善基金的支教老师来上课时,董佩芳跟着孩子们一起学,“他们学得比我还快”。可支教结束后,怎么授课让她犯了难。董佩芳自称是个小学都没毕业的老师,乐理什么的更不懂。在明园慈善基金的支持下,董佩芳又去到县文化中心求学。

珞滨也知道,异地的父母感情不好,有时会在电话里争吵。但作为孩子的他,似乎在回避着这种不愉快,甚至表现出“成熟”的一面。用他自己的话来说,闷了有朋友,难过时可以吹竖笛,有些事情变得不那么在意了。

“开始还以为我是孩子家长。”当董佩芳说明来意后,文化中心老师立即表示“全免费”,“只要有空就来学”。

“吹竖笛的时候我可很激动了,可以缓解心情!”说这句话时,珞滨的表情总会特别严肃,仿佛在说着一个能够证明自己独立、坚强的宣言。

“他说我学回去,能教给很多很多学生,不收钱。”从那时起,董佩芳总能带着新鲜的音乐知识回到村里,教给孩子们。这位一直生活在大山深处的苗寨老师,像恩师更像妈妈一样,尽着自己最大的能力去教孩子们学习竖笛,还经常在节假日,把孩子们带到自己的家里来练习竖笛,一点一点的坚持,让这批年龄最小的孩子们竖笛吹得一点也不逊色于其他学校的孩子。

文学作品 3

如今,董佩芳带的竖笛班共有13名孩子。

右一为向珞滨

这13个孩子中,最小的是6岁的杨开文。他也被选中参加今年的竖笛夏令营。董佩芳担心他小,容易紧张出状况,开营前就着急地问活动主办方要汇报演出的曲目伴奏音乐、想各种细节,“我们孩子比较小,得提前好好练习,不能让孩子掉队”。

因为竖笛,没有父母陪伴的珞滨,也可以过得快乐与充实。“我以前挺调皮的,自从学了竖笛就不太爱玩了,因为要花更多时间在吹竖笛上……”

出发的那个清晨,妈妈一直牵着他的手,把他送到村口。董佩芳记得,开始杨开文很怕老师不带他走,反复保证说“出来我一定不哭”。

去年,明园学校特招进来的竖笛老师,在每天放学后都会组织竖笛队,引导孩子们更好地学习竖笛。“这样的留守儿童太多了,既缺乏和父母的沟通,也很难有相应的心理辅导。”明园基金工作人员说,他们引入竖笛教育,正是希望音乐能寄托几分他们对父母的思念。

杨开文确实没哭。浓眉大眼的他成了整个夏令营的小明星,老师同学们都喜欢与他合照。

因为竖笛,曾经留过级的珞滨,还重拾了同龄人的集体荣誉与珍贵友谊。四年前,珞滨刚从江苏回西莲就读,面对新教材和教学,显得有点不适应。不得已留级一年的他,无奈和班上刚认识的好朋友分开。

在学校里,杨开文的成绩一直是一年级里最好的。事实上,他的父母并不识字,都是当地农民,但他们一直非常重视儿子的学习,而且很支持他练习竖笛。听说杨开文能去上海表演,妈妈亲手给他做了一套苗族特色的演出服装。

今年5月,西莲明园学校组织竖笛队,准备从三到六年级中挑选演奏队员。这一次,珞滨终于能和比自己高一年级的老朋友重聚,彼此间还多了一个共同爱好。

7月21日,夏令营汇报演出那晚,个子最小的杨开文站在队伍中间,光着脚丫,戴着刺绣头帕,和孩子们一起吹奏了一曲《世上只有妈妈好》。

这次竖笛夏令营,校长熊新平带来了三个学生,除了珞滨,另外两个学生正是他留级前的好朋友。今年夏天,他们一起拿着心爱的竖笛,登上同一个舞台,再次一起成长,见识外面世界的无限可能。

文学作品 4

7月18日下午,珞滨和他的好朋友们,正在排练室里,为第二天的演出做着最后的彩排准备。一同前来的校长熊新平,摸着珞滨的头笑着说:“正因为他这种不怯生的聪明劲,才会被选来参加夏令营……”

6岁的杨开文正在竖笛课上跟着老师认真练习

当初竖笛队选人时,音乐老师挨个与家长沟通,珞滨的爸爸二话不说就决定让孩子参加。珞滨说,虽然爸爸因为工作忙,难以抽身回家,但最近两个月打回家的电话多了很多,竖笛已经成为父子间沟通的固定话题。

音乐教得最好的语文老师

“他老问我竖笛吹得好不好,有没有不懂的地方,要及时请教老师。”珞滨也变得主动,常给爸爸打电话:“爸爸什么时候回来?还有不用给我买礼物哦,我有朋友、有玩具……”电波两头的声音,紧紧地拴着彼此的心。

和广西的董佩芳老师一样,广东的杨水莲老师一开始也不会吹竖笛。

往年暑假,珞滨只是去县城跟着爸爸,除了补习功课,就是一个人闲着玩电脑,日子总过得漫不经心。但今年暑假,短短一周的竖笛夏令营,珞滨不仅认识了许多新朋友,更在内心泛起了那么一层波澜。

杨水莲任教的学校是广东省湛江市遂溪县文相明园学校,这里是最早开设竖笛课的明园学校之一。2014年起,支教老师来到学校,开启了竖笛课程。“那时候练了两个学期,分了声部,排练得非常好听。”杨水莲说。

夏令营返程的前一天晚上,明园学校的师生们与中国宋庆龄基金会和明园基金的工作人员、马明哲的家人等人,共享晚宴,交流与回顾这一周活动的点点滴滴。末了,校长熊新平带着西莲明园学校的几个学生,与众人道别,准备提前一晚返程。

杨水莲懂得基本的乐理,但竖笛指法也是跟着支教老师逐步学的。从2014年起,她一直是竖笛班的领队,教了几届学生,有的早已毕业。其实,杨水莲是三年级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但她还代教三年级、四年级的音乐课,同时兼任学校财务。

一贯“成熟”如大人的珞滨,却出乎意料地湿润了眼眶,咬着嘴唇与朋友们挥挥手,暗暗许下约定:明年夏天,还要再见面。

在这所100多学生的村小里,加上校长全体教职工也只有10人,并没有专职的音乐老师。每逢周二、周四上音乐课时,杨水莲就要上演“分身术”——她要同时给三年级、四年级两个班的学生教竖笛课。

打开心灵的舞台

“三年级我让他们看教学视频学基础的,四年级我就带着练旧的曲目。”杨水莲进进出出,来回穿梭。

和早早被挑中的珞滨不同,小两岁的潘怡如差点就失去参加夏令营的机会。

杨水莲用的教学视频,由支教志愿者录制,包含乐理知识、指法练习和乐曲吹奏技巧等课程。这是根据明园慈善基金理事长陈园对竖笛教学的深入指导而探索创新出的一条教学路径:明园慈善基金专门组织专业竖笛老师,制作一系列视频课程,再把这数字化、可重复使用的教学资源散播在各所明园学校,既解决了学校音乐老师的不足问题,又能让孩子们学习到统一的竖笛吹奏技能。

在排练队伍里,距珞滨一米不到的位置,有一个黑黑瘦瘦、扎着马尾辫的小女生,就是潘怡如。面对繁忙而紧凑的彩排,才9岁的她,并没有表现出这个年纪可能会出现的任何抱怨与娇气。

如今,各个学校的孩子们常把视频里的“崔老师”挂在嘴边。而文相明园学校的孩子们只要感兴趣,也都能加入进来竖笛队,虽然人数越多,杨水莲就会越累,但因为有了“智慧”的视频,“总能教得过来”。

小小的她,一直专注着眼前的竖笛,仿佛眼前有着一个大大的世界。那种坚毅的眼神,让人感受到了一种超乎同龄人的倔强与傲气。

“平时课间,我都能听到笛声。”孩子们的热爱,是杨水莲辛苦最大的安慰。

但她也有哭鼻子的时候。今年5月底,明园基金需要拍视频,验收竖笛队伍的成果。怡如所在的广西八好明园学校,除竖笛队合奏的展示外,还有四个单人独奏的机会。当时,得知自己没有被选上独奏的怡如,就没忍住眼泪,伤心了好一会儿。

该校的四年级学生杨家辉也参加了今年的竖笛夏令营。能被选上,杨家辉觉得“很意外”,在他看来自己吹得并不好,事实上,他一直练得很勤奋。杨家辉最喜欢的曲子是《龙的传人》,他觉得“很男子汉”。

“有竞争意识是好的,但我们也在引导,人都是要有挫折的嘛。”教导主任兼竖笛队领队陆桂景说,怡如后来知道了夏令营的事,表示想参加的愿望。当时,陆桂景便鼓励孩子,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去争取。

在杨水莲看来,杨家辉是个懂事的孩子。他的父母都外出打工,平时他和弟弟跟着爷爷奶奶生活。这次夏令营的迪士尼之旅,给杨家辉留下很多彩色的回忆,“飞车、城堡、宝藏湾……”杨家辉细细数着,“平时农村里都见不到。”

文学作品 5

在甘肃省平凉市灵台县邵寨明园学校,也有很多留守儿童。该校谈军艳老师介绍,全校671个孩子中,500多个都是留守儿童,由爷爷奶奶带着。

正在认真排练的潘怡如

学校最初开展竖笛兴趣小组的时候,乐器配发成了问题。“镇里买不到,爷爷奶奶不会网购,就是到县里,乐器商行也需要达到几十个,才会给统一订购。”谈军艳说。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