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作品

从《刀剑如梦》到《刀剑如梦》:前路茫茫的武侠主题曲

作者:金沙国际    发布时间:2020-01-19 06:05     浏览次数 :57

[返回]

笔者浸淫金庸小说多年,也热衷于追看金庸影视剧。到目前为止,几乎每一部剧集的主题曲都会唱。平心而论,很多词曲作者的创作态度都是非常严谨的,也能够深刻领悟小说精髓——所以造成金庸影视金曲数量繁多。不过,既然要讲笔者心中的“十大”,就不免要忍痛做出取舍,不少同样让人魂牵梦萦的好作品在此就不列举了。一家之言,对音乐的理解力相当有限,评述难免出现一些错误,希望各位同好不吝赐教,每个人心中的十大金曲都不可能完全相同的。 现在开始言归正传。从第十名开始写起。

2019年的新版《倚天屠龙记》,已经在一片争议声中播毕。

​今天小编给大家推荐几首超级好听的武侠音乐。

任逍遥 小虫任贤齐 1998台视《神雕侠侣》

对剧集的讨论热度不减,褒贬皆有;但“共识”也是有的,比如主题曲。几乎没人会觉得,这部剧集的主题曲不好听。

第一首来自陈淑桦的《笑红尘》,厉曼婷作词,李宗盛作曲,这首歌作为《东方不败之风云再起》的插曲,真是相当有味道。歌词:红尘多可笑,痴情最无聊……对酒当歌我只愿开心到老,风再冷不想逃,花再美也不想要,任我飘摇,林青霞的东方不败,醉酒当歌,江湖味道太足了。

尽管是小齐的忠实歌迷,说实话,我很不喜欢这一版的《射雕侠侣》,任贤齐青涩的演技和不大适合的扮相让人无奈。更囧的还在于编剧的胡乱发挥。对不起扯远了。 虽然此版《神雕》江湖地位尴尬,并不妨碍人们对其主题曲的欣赏。《任逍遥》在当年唱到街知巷闻,明星效应固然明显,最重要的还是得益于台湾三大音乐教父之一小虫的精心打造。 歌词和原著配合的可称丝丝入扣,恰如其分表现出杨过心路历程。无论是“英雄不怕出身太单薄”,还是“相爱深深天都看不到”,以及“恩怨世世代代心头烧”,皆是言简意赅高度概括,纵然开始时不知音乐出处,听了之后亦可隐约感到和神雕大侠有关。副歌部分的歌词,“让我悲也好,……随风飘飘天地任逍遥”,摆明了要展现出杨过狂傲不羁的一面,也有16年后杨龙相会遁世的决心,只是感到力度仍显欠缺。也许是原著的描写张力太过可怕的缘故吧。 再看曲子。主歌部分显得幽静而低沉,颇具古典韵律。演唱者仿佛在静静的低吟心曲,听众若心平气和,自然会被感染。而副歌部分显得高亢,似乎是一种宣言,曲调趋于现下的流行歌曲大势,便于增加传唱度。主副歌转换衔接在主歌最后一句“叫我怎能忘记你的好”时音调上扬,过渡很是自然流畅。小齐的演唱朴实无华,虽无太多技巧可言,字里行间真挚坦诚让人舒服。

因为这首歌叫《刀剑如梦》。

图片 1

天下无双 时勇樊馨蔓张靓颖 2006慈文影视《神雕侠侣》

1

第二首来自周华健的《刀剑如梦》,作为马景涛,叶童,周海媚版《倚天屠龙记》主题曲,实在让人难忘,尤其是那句: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恨不能相逢,爱也匆匆,恨也匆匆,一切都随风……快活一生,悲哀一生,谁与我生死与共。这版的《倚天屠龙记》里面的武侠歌曲应该是最经典的了,包括《爱江山更爱美人》、《俩俩相忘》,听到这首《刀剑如梦》,就想到了当年周芷若黑化的场景。

《神雕》不仅是一部武侠小说,在写“情”方面的功力恐怕要让很多言情小说家汗颜无比。许多人对于《神雕》难以割舍就是杨龙恋实在是惊心动魄荡气回肠。 此版《神雕》异常唯美飘逸,个中滋味看过的观众自然了解。而首先能将人牢牢吸引住的就是主题歌。这首歌的主题就是“情”。“今生为你痴狂,此爱天下无双”,沉浸于片头那凄美浪漫的环境里,听着张靓颖空灵的声音,实在是一种享受。这首歌论传唱度是不大现实的,音域跨度实在太大,演绎起来难度可想而知。此曲难度唬人之下不禁让人为张靓颖出色的功底击节叫好。 作词方面不多说了,杨龙恋主线,寥寥数语勾勒出绝世之情。作曲,陈彤好似为张靓颖量身订造一般,我实在想不出流行歌手里面除了王菲外还有谁能唱得好。全曲舒缓悠长,余音缭耳连绵不绝。副歌延伸的海豚音,实在令我等着魔至深。主题曲与整部剧的大环境契合颇为完整,彼此难以分割。 这首曲子或许倒印证了一句颇为装13的话:“曲高和寡”。“高”得都让人唱不了,也不能不说是颇让人遗憾的地方。面临相似困境的歌曲在下文中还会出现。

在我读幼儿园大班向小学一年级过渡的那一年,内地在第一时间引进了94台视版《倚天屠龙记》。和人生中第一次接触到“倚天”故事并行的,是该版剧集五首制作精良的歌曲。《刀剑如梦》作为第二首片头主题曲,从第23集开始出现,直到第64集大结局。

图片 2

刀剑如梦 詹德茂周华健周华健 1993台视《倚天屠龙记》

《刀剑如梦》,这首由詹德茂、周华健作词,周华健作曲演唱的歌曲,一经播出就立马流行开来;没过多久,更是几乎成了“武侠剧”最好的国语歌曲代言者。朗朗上口的歌词,畅快爽朗的旋律,配上民族风十足的编曲,几乎从第一个音符开始,就进入了一个快意恩仇的江湖!

第三首来自罗文甄妮的《铁血丹心》,作为金庸经典武侠黄日华,翁美玲版《射雕英雄传》主题曲,前奏一响就让人热泪盈眶,射雕挽弓,将我们带入那个逐草四方沙漠苍茫的年代,再加上罗文甄妮的演唱,太经典了。

无论哪部《倚天》,主题曲都挺纯的。如何纯法?要么就是大白话“倚天屠龙”都出来,要么就是“刀剑”加身,至今没找到一首不契合主题的曲子,好神啊。 这首歌造成的效应也是轰动的。华健大哥的才气向来毋庸置疑,借着93马版《倚天》东风,《刀剑如梦》一时间热度不可阻挡。人人都可以扯着嗓子喊两句“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依旧从歌词说起。对《倚天》主人公张无忌的性格剖析众位文学理论家那儿多呢,此处歌词是个颇为精准的概括。无论是“爱与恨情难独钟”,还是“是与非懂也不懂”,优柔寡断拖泥带水的无忌哥哥不就是如此么。“狂笑一声长叹一声快活一生悲哀一生,谁与我生死与共?”那句发问实在发人深省。“恩和怨”都“是幻是空”了,无忌哥哥只能是调解者而做不了当权者。最后和敏敏“生死与共”去了,遁世隐居去了,真好。 再说曲子和演唱。全曲的节奏感非常之强烈,有点激昂的冲动。主歌至副歌无一不是如此,唱起来自有一种畅快淋漓之感。华健作此曲时的录音花絮在《风雨无阻》专辑中有收录,听之能感受其创作的敬业和辛苦。演唱方面,实力派唱将的声线极富磁性,空灵中不糅进任何的杂音。很是佩服。

当时即使不看《倚天》的人,都会哼上两句“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这歌,按现在的话说,“出圈了”。

图片 3

雪中情 杨庆煌 1991合拍《雪山飞狐》

稚龄如我,在仅记得几位主角的名字而全然不解剧情的情况下,却牢牢记住了《刀剑如梦》,以及片尾曲第一首《爱江山更爱美人》。

第四首任贤齐的《任逍遥》,由任贤齐吴倩莲版《神雕侠侣》无力吐槽,但是里面的几首任贤齐的歌曲倒是很不错,尤其是这首《任逍遥》:英雄不怕出生太淡薄,有志气高哪天也骄傲,不吹不擂,任贤齐的这首充满江湖味道的歌确实不错。

关于这个版本的《雪山飞狐》,容我插一句嘴:这是我所看的第一部金庸武侠剧。时年4岁。 多年后再搜寻以前的记忆,印象深刻之处,白茫茫大雪山自然不能漏过,《雪中情》居然一字不差能唱出来!除却这两点,对于此版本《飞狐》的记忆几乎一片惨白…… 这首歌能让四岁垂髫小儿朗朗上口并且多年后记忆犹新,自然有一套。歌词是简单浅显而直白的,与“雪山”挂钩并未多和“飞狐”啰嗦,听众要自己带入。“唯有与你同行,才能把梦追寻”,飞狐的感情问题向来复杂,不想赘述,不出意外所指苗若兰,能产生“雪中情”的桥段也只有在雪峰之上了。 曲子深谙流行歌曲精粹,旋律很好记,优美之处也没有太多复杂的地方。尤其是副歌部分,通过“雪中情”的不断重复,达到一种听觉轰炸的效果。全曲流畅舒缓,如能对照着大雪飘飘的原版片头感受意境,感受更为奇妙。杨庆煌的声音较为清亮高亢,吐字非常清晰,唱功很不错的歌手。

贸然制作新主题曲,不一定取得好反响,这应该是新版《倚天》剧组所考虑到的问题。此时选用《刀剑如梦》,是一个相对讨巧的做法。这其实在若干评论里已经得到了验证——听到如此经典的旋律,首先就会产生一种怀旧的情愫,进而引发对于新版剧集的好感。

图片 4

红花红颜 张宏光禹胧杨洋 1994内地《书剑恩仇录》

武侠新剧以“致敬经典”的方式选用主题曲,并非没有先例。2017版《射雕英雄传》,在片头片尾采用了83版《射雕英雄传之铁血丹心》的主题曲《铁血丹心》重新进行编曲,以两段纯音乐的方式呈现给观众。

第五首来自周华健的《难念的经》,这首经常被调侃为降龙十八掌我都学会了,但这首歌还没学会的经典武侠名曲,确实太难了,不说歌词太深,就凭这首歌一出来,我就想到了自带BGM出场的乔峰,段誉,虚竹,英雄儿女大战江湖。

这首歌是很不幸的。不幸于没有更多的人慧眼识金,不幸于这个版本的《书剑》反响平平早早退出人们的视线。估计提到名字,很多人连剧集都没看过,更遑论听过这首歌了。现在纵然在百度搜狗搜一下,也只是混音一塌糊涂的低音质版本,心酸。 但《书剑》至今7个版本,歌曲能将个中悲情发挥至深感人肺腑的,仅此一首而已。 《书剑》是金庸第一部小说,水准已然极高,只是主角的懦弱与小气,以及本身的历史错综注定了悲剧而已。陈家洛很不男人,所以歌也别整的多男人气,如若要将歌写好必须基于整部小说的调子赋予其沉甸甸的历史感才是。无疑这首歌做的极棒。对词作者拜服。 歌词是绝对是亮点,笔法中寓于有一种淡淡的悲悯之情。修辞颇多,借代夸张双关拟人无所不包,词作者的文学素养以及对金庸原著的理解程度再一次让笔者钦佩到无以复加地步。“红花遇清风,聚散更离别”,小说的主要矛盾10个字完整显现。“红颜坠迷梦,芳魂绕宫阙,寂寞香冢后谁来空悲切”,这一句中简直不忍卒读,以一弱女子作注赌江山,实在可悲。“一朵红花在今夜,走进一卷残破书页……一曲红颜在今夜,划过青史苍穹呜咽”,副歌的这一连串词句,印证上一节所述“历史感”而非像76版、02版等没头没脑鼓吹反清组织江湖帮派,层次高下立显,予人思考更多。 由于歌词太过抢眼,曲子的作用相对被弱化,但结合意味深长的隽永佳句,此曲自有一股感染力。男女对唱的形式煞是讨巧,不同音色间的良性互动比较动听。

顾嘉辉作曲的《铁血丹心》在武侠歌曲的地位已不用多做赘述,这样的举措,受到了出乎意料的好评,再加上剧集本身质量过硬,所以新版的《射雕》获得了很高的关注,也获得了相当多的赞誉。

图片 5

天地都在我心中 赵麟秋野 2003文联《射雕英雄传》

当然,和《射雕》一样,新《倚天》剧组选用的《刀剑如梦》也并非完全照搬94版主题曲,而是“略有区别”的一个版本。

第六首《沧海一声笑》。这首歌由黄霑先生作词作曲、顾嘉辉先生编曲,先后被罗大佑、徐克、黄霑、许冠杰等人演唱过。此曲是1990年的电影《笑傲江湖》(许冠杰、叶童、张学友、张敏主演),以及1992年的电影《笑傲江湖II:东方不败》(李连杰、林青霞、关之琳、李嘉欣主演)的主题歌。《沧海一声笑》把江湖英雄那种潇洒、侠义但又带有隐隐的深沉与无奈的感觉,淋漓尽致地表达了出来。歌和电影彼此映衬,交相辉映,堪称香港乃至华人流行文化史上具有标志性的作品。

这首主题曲是我至今见过的最符合《射雕》原著精神的。 磅礴大气、草原的雄浑、万马奔腾的气势,从前面那长达一分多钟的编曲中即可嗅出厚重的历史气息。 歌词仅有短短几句,却在秋野那发自肺腑的嘶喊声中振聋发聩。“一马奔腾射雕引弓,天地都在我心中”,“大事临头,向前冲,开心胸!”好一个心胸开阔,英姿飒爽,不畏艰险,顶天立地的郭靖!为国为民侠之大者的形象,在歌词中已经得到了显现。 曲子难度大。尤其是副歌部分。可想而知其流行程度的惨淡。虽然此曲让人热血沸腾,虽然秋野苍凉雄浑的声音使人拜服,可惜,又要说“曲高和寡”了。知音难求,古今同慨。

1994年6月,周华健发行专辑《风雨无阻》,其中收录了重新编曲版的《刀剑如梦》——这一版本,和94剧版在编曲上的区别其实并不大,但减少了一个重要配器笛子,民族风减弱,而曲风偏摇滚更为强劲。新版《倚天》采用的正是这一版本,剧组对歌曲进行了重新剪辑,用原曲中段那密集鼓点引出的过场曲作为开头曲,将第一段主歌的第一部分与第二段主歌的第二部分拼在了一起,紧接着又用第二段的副歌直到结尾。

沧海一声笑 黄霑 1990胡金铨执导《笑傲江湖》

用了《刀剑如梦》,并不算完。原著中小昭在明教密道里所吟唱的“展放愁眉,休争闲气。今日容颜,老于昨日”一段歌谣,在94版《倚天》中被厉曼婷化用后作词,配上周世晖作曲,写成《俩俩相忘》一曲,成为陈孝萱版小昭吟唱的内容,更成为94《倚天》的第三首片尾曲,原唱辛晓琪。这首歌同样拥有广泛的知名度和爆棚的口碑,所以在新版《倚天》中,小昭好几次吟唱的,赫然是年轻歌手曲肖冰重新配唱的《俩俩相忘》。

有一位网友曾这样评价这首歌:一首歌,一种人生观,一种哲学思想,一种天人合一的内心情怀,一种返朴归真的人生理念,在这个“如梦般”的精神家园里,黄霑无疑是我们的精神领袖。《沧海一声笑》——“道家之绝唱,佛家之离骚”。 那个写歌的人叫黄霑。和金庸齐名的香港四大才子之一。 对于这首歌真的不用在絮叨多久了。 相信在大家心里,其地位都不会低到哪儿去的。

新版《倚天》,虽然在制作上尽心尽力,个别演员尤其是饰演赵敏的陈钰琪表现出彩,前半部分也基本尊重原著;然而自从灵蛇岛之后,多个角色原本的性格形象尽被扭曲,编剧处处夹带私货篡改原著,使得本该成为“良心之作”的该剧成为了一部“烂尾”的遗憾制作。

万水千山纵横 顾嘉辉关正杰 1982TVB《天龙八部》

图片 6

黄霑的词,顾嘉辉的曲,不朽的“辉黄”组合。 在七、八十年代的香港乐坛,那些大家最熟悉的旋律,大部分就出自顾嘉辉之手;而风靡一时的歌词,则由黄霑一笔挥就!他们俩,是香港乐坛全盛时期的奠基人。 作为金庸小说改编的电视剧,1982版的《天龙八部》并不特别为观众所乐道;但它的两首主题曲,几乎到达了金庸影视金曲的顶峰。在我看来,后来者实在难以望其项背。 《万水千山纵横》跳动如火,奔放豪迈,满载了现代的动感之美。全曲高调激昂,闻者不禁身躯随节奏摆动而不自知,足见辉哥妙曲魔力;歌词恰如其分地概括了一代英雄萧峰的高尚人格,绝世风范,情爱之殇,身世之苦,足见霑叔妙笔生花。 “凭谁忆,意无限。别万山,不再返”! 至今任何争鸣都无法撼动我心中的观点:郭靖是金庸笔下第一大侠。萧峰是金庸笔下第一英雄! 《万水千山纵横》,第一英雄的一曲最完美的赞歌!强势入主三甲。

陈钰琪饰演新版《倚天》中的赵敏

铁血丹心 顾嘉辉罗文甄妮 1983TVB《射雕英雄传》

另有“遗憾”的,仍然是主题曲。94版《倚天》的“魔改”程度也相当惊人,但最终很大程度上靠着歌曲与主要演员的精彩发挥,使得该版仍有不错的口碑;如果新版真的能够如94版一样,自主写出一首令人称道的主题曲,想必也能加分不少。

先引用别人的一句话:“至今听到罗文甄妮那琴瑟合鸣的声音,依旧心潮澎湃。” 我正是这样的;相信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大部分人都会有同感。 这首歌的意义超出了一部剧集的本身。那是童年武侠梦最完美的珍藏;那是一个时代的集体记忆。 在这首歌中,饱含着我们的青春。 如此动听优美的旋律也只有顾嘉辉这样真正的大师级人物才能写得出来。连带着剧集中若干用各式不同乐器重新编曲的配乐版本,《铁血丹心》实在已经牢牢深入人心。 邓伟雄的填词我至今认为有不少值得商榷的地方,有病句。病则病矣,无碍人们对这首歌曲的欣赏。 《万里长城永不倒》、《上海滩》、《铁血丹心》。至今能引起人们巨大共鸣的三首80年代的金曲。 《铁血丹心》高居次席,鉴于其超强的影响力,主要和怀旧有关。明说了吧。 写到这里,不由得念及美玲……今夕何夕再见此良人!

但我也清楚,如今再写出脍炙人口的武侠主题金曲,难度很大。2

两忘烟水里 顾嘉辉关正杰关菊英 1982TVB《天龙八部》

从《刀剑如梦》火爆整个华语流行乐坛那一年算起,往前再推十六年,《倚天》影视化改编后的第一首主题曲,在香港唱到了街知巷闻——1978年,史上第一部电视剧版《倚天》由TVB推出。该剧的同名主题曲,由黄霑作词,顾嘉辉作曲,郑少秋演唱。

“无人不冤,有情皆孽”。 《天龙八部》是浮世众生相,是人性的圣经。 霑叔自己说:他最满意的作品之一,有这首《两忘烟水里》。 《两忘烟水里》静谧如水,凄婉幽怨,充满了古典的韵律之美。霑叔的填词宛如古体诗,如怨如慕,如泣如诉;辉哥的谱曲近似古典乐,余音袅袅,不绝如缕。萧峰和阿朱那催人断肠的悲剧看似是此曲的主题,令人久久不能释怀。 从这首歌中的所体现的个案,我们看到了《天龙》中的爱恋痴缠,感悟“有情皆孽”的真谛。 “往日意,今日痴,他朝两忘烟水里”。一曲清歌,凄绝天下。 在我认为,这是“辉黄”组合的顶峰,也是金庸影视歌曲的顶峰。

不朽的“辉黄”组合,在那个粤语流行曲起步没多长时间的年代,贡献了一版很有代表性的《倚天》主题曲。这首歌入选了当年首届“香港十大中文金曲”,和另外两首著名的武侠主题曲《小李飞刀》、《誓要入刀山》齐名。

然而,这首歌对于大部分内地观众而言,是相当陌生的。它既没有像《铁血丹心》那样,因内地引进的第一部金庸剧而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也没有如《两忘烟水里》,能够在打了6年“时间差”之后,仍能靠着《天龙八部》录像带愉悦内地观众的耳朵。

作为一部从未曾引入内地正式播出的剧集,像我这样的金庸迷,得知这部剧以及主题曲,已经是官方VCD发售之后的事了。

图片 7

郑少秋饰演78版中的张无忌

“情如天,万里广阔;仇如海,百般汹涌。”即使没有“童年滤镜”的影响,当第一次听到这般大气又贴合原著的歌词时,我还是被镇住了;而主歌第一句“情义绕心中有几多重,仇恨又却是谁所种?”直截了当点出了张无忌的两难境地。

还有最后点题的那句“屠龙刀,倚天剑,斩不断心中迷梦”。词评家如黄志华、杨熙等人都认为,这句词同《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里的“抽刀断水水更流”有异曲同工之妙。

图片 8

黄霑

顾嘉辉的谱曲,更有一种魔力,看似平平无奇,却让我至今还能不由自主随口哼出主歌的旋律。主歌的旋律也贯穿了剧集始终,通过不同的编曲,表达剧情的轻重缓急,愈发起到“洗脑”之效。

我曾怀疑过,伍思凯写《情网》,是否也受了这首歌的影响,因为第一句“请你再为我点上一盏烛光”,和“情义绕心中有几多重”的曲调几乎一模一样。《情网》是90年代大红的张学友流行金曲,是我幼时常常听到的;而听《倚天屠龙记》,感到亲切之处,似乎还有“雷同旋律”之故。

无论从词曲水准、制作水准,还是从演唱水平、流行程度而言,这首歌都是上乘之作。说这是《倚天》主题曲中的第一个经典,不为过。

同一年,依然是顾嘉辉和黄霑,为邵氏电影《倚天屠龙记》又写了一版主题曲,由罗文演唱。电影版和电视剧版的两首歌,恰似“双生子”,影版在旋律上改变了一部分,但仍能听出受剧版的影响;歌词的立意仍从“情仇爱恨”入手,不过更为直白浅显。总体来说,影版不如剧版。但让两位大师在一年内进行“同题作文”,确实挑战很大。3

6年之后的1984年,台视拍出了他们的第一版《倚天》。这是一部更为冷门的剧集,若非十年前,北美的台湾“老三台”代理商“国际视听传播公司”重新把片库中的多数剧集制作成DVD,恐怕这部剧的“庐山真面目”还要再等等才能得见(后来,台视国际台重播了该剧)。

图片 9

刘玉璞饰演84版中的赵敏

这部剧的主题曲由庄奴作词,黄仁清作曲,王芷蕾演唱。

庄奴,是和黄霑齐名的词作家,他们俩连同乔羽,并称为“词坛三杰”。年轻人或许并不会太能感受到这个名字的影响力,但如果说起父辈们钟爱的那些不朽名曲——《小城故事》、《又见炊烟》、《甜蜜蜜》等,作词都是这位“词圣”,必然能有“恍然大悟”之感。

图片 10

庄奴

邓丽君曾说过:“没有庄奴,就没有邓丽君。”

“词坛三杰”中的两人,分别为《倚天》历史上的第一部、第二部电视剧主题曲作词。这就是《倚天》主题曲的起步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