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频道

外汇管理局:跨境资金流动将保险基本平稳

作者:金沙国际    发布时间:2020-03-25 04:38     浏览次数 :180

[返回]

二是市场情绪趋向稳定和理性,人民币汇率贬值预期减弱。随着人民币汇率市场化程度进一步提高,市场主体逐步适应新机制,汇率预期总体趋稳。从境内外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价差来看,今年1至4月份日均价差逐渐收窄,分别为419个、111个、94个和80个基点;5月份虽然扩大至162个基点,但6月份又回落到97个基点。总之,市场情绪的稳定是个非常可喜的变化。

王春英认为,尽管各种国内外不确定性会给我国跨境资金流动平稳运行带来一些挑战,不过支撑我国国际收支平稳运行的因素依然很多。包括:第一,我国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经济结构持续优化,经济增速在世界范围内仍属于较高水平。此外,我国财政状况良好,金融体系稳健,而且经济韧性好、潜力足、回旋余地大的特征没有变。7月19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其最新预测中,将2016年我国经济增速上调了0.1个百分点至6.6%,这也是该组织今年以来第二次调高对我国经济的预测。第二,经常账户持续顺差,并且处于合理范围之内。第三,境内外资产收益仍维持一定差距。第四,外汇储备余额仍然稳居世界第一位。第五,当前国际上关于防范风险的沟通协调不断加强,有利于维护市场稳定。

第一,短期看,影响主要来自国际市场波动,但压力得到有效释放,境内外汇供求受到的影响有限。英国脱欧公投结果公布以后,国际金融市场大幅震荡,美元指数较快攀升,市场避险情绪也明显加重,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有所贬值,但我国跨境资金流动和境内外汇供求状况保持基本稳定,这也说明汇率对市场供求的调节作用进一步增强。

第一,我国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经济结构持续优化,经济增速在世界范围内仍属于较高水平。另外,我国财政状况良好,金融体系稳健,而且经济韧性好、潜力足、回旋余地大的特征没有变。根据7月19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的最新预测,今年全球经济将增长3.1%,比4月份的预测下调了0.1个百分点,但将今年我国经济增长的预测上调了0.1个百分点至6.6%,这是基金组织今年以来第二次调高对我国经济的预测。

王春英是在当日举行的2016年上半年外汇收支数据有关情况新闻发布会上做上述论述的。她指出,今年上半年我国外汇收支状况呈现出五大特点:一是银行结售汇和涉外收付款总体仍呈现逆差;二是跨境资金流出压力逐步缓解;三是售汇率下降,部分渠道的外汇融资规模回升;四是结汇率上升,市场主体持汇意愿有所减弱;五是银行远期结售汇逆差大幅收窄。

图片 1

图片 2

从银行结售汇数据看,2016年一季度逆差1248亿美元,二季度逆差大幅收窄至490亿美元,其中月度结售汇逆差由1月的544亿美元,逐步回落到5、6月的125亿和128亿美元。从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数据看,一季度逆差1123亿美元,二季度逆差收窄至565亿美元,其中,1-4月,银行代客涉外外汇收付款逆差逐月减少,分别为201亿、105亿、59亿和20亿美元;5、6月转为顺差2亿和125亿美元。

国家外汇管理局新闻发言人、国际收支司司长王春英中国网 宗超 摄

一是宏观经济金融环境总体较为平稳。从外部看,除了年初以及6月底,其他大部分时间国际金融市场保持基本稳定,美联储加息进程放缓,上半年美元指数总体下降了2.6%。从国内看,经济运行仍保持在合理区间,二季度经济延续了一季度平稳增长的态势,国内需求的作用更加巩固,各项改革也取得了积极进展,部分经济指标表现良好。比如,就业和物价水平总体稳定,市场销售平稳增长,官方PMI指数在多数时间处于扩张区间等。

国家外汇管理局新闻发言人、国际收支司司长王春英21日表示,上半年,我国经济运行基本符合预期,国内金融市场总体平稳,人民币汇率保持基本稳定,跨境资金流出压力逐步缓解。未来我国跨境资金流动将保持基本稳定。

按照国际公认的方法,国际收支平衡表可以比较全面地反映一个国家的跨境资本流动状况。目前,我们已经公布了今年一季度国际收支平衡表数据,过一段时间我们还要发布上半年数据。

资料图 中新社记者 张浩 摄

针对有记者提出的“人民币的量价背离”问题,王春英指出,结售汇逆差逐步收窄,跨境资金流出总体下降,但人民币汇率的变化也是正常现象。去年“8·11”汇改,人民银行完善了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价机制,去年12月又公布了人民币汇率指数,进一步完善了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的形成机制,能够更好地适应市场变化。近一段时期,受市场供求和一篮子货币汇率变化的双重影响,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有所贬值,但对一篮子货币汇率仍保持了基本稳定。

关于你提到的这个问题,我们也观察到了。结售汇逆差逐步收窄,跨境资金流出总体下降,但人民币汇率的变化也是正常现象。去年“8·11”汇改,人民银行完善了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价机制,去年12月份又公布了人民币汇率指数,进一步完善了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的形成机制,能够更好地适应市场变化。近一段时期,受市场供求和一篮子货币汇率变化的双重影响,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有所贬值,但对一篮子货币汇率仍保持了基本稳定。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今日举行新闻发布会,国家外汇管理局新闻发言人、国际收支司司长王春英介绍2016年上半年外汇收支数据有关情况,并答记者问。

王春英表示,关于结售汇逆差的变化,还受到很多因素的影响,比如近期出台了一些支持跨境投融资的新政策,很多企业也会考虑增加境外融资,减少购汇,所以在汇率贬值的情况下,结售汇逆差不一定会扩大。并且,随着人民币汇率市场化程度进一步提高,市场主体逐步适应新机制,汇率预期总体趋稳。从境内外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价差来看,今年1-4月日均价差逐渐收窄,分别为419个、111个、94个和80个基点;5月虽然扩大至162个基点,但6月又回落到97个基点。市场情绪的稳定是个非常可喜的变化,人民币汇率贬值预期减弱。记者 刘国锋

关于外汇储备的合适规模有各种各样的学术观点,传统上使用3到6个月的进口额或100%的短期外债等指标衡量。总体看,无论是以外汇储备的绝对规模,还是以其他各种充足性指标,如外汇储备相对于进口、外债等比重进行衡量,我国外汇储备都是充裕的,是国家抵御外部冲击的一个强有力的基础。

第二,经常账户持续顺差,并且处于合理范围之内。

国家外汇局21日发布的银行结售汇数据显示,2016年上半年,银行累计结汇4.75万亿元人民币(折合7267亿美元),售汇5.88万亿元人民币(折合9005亿美元),结售汇逆差1.13万亿元人民币(折合1738亿美元)。从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数据看,2016年上半年,累计涉外收入8.85万亿元人民币(折合13545亿美元),对外付款9.95万亿元人民币(折合15233亿美元),涉外收付款逆差1.10万亿元人民币(折合1688亿美元)。

第四,结汇率上升,市场主体持汇意愿有所减弱。2016年一季度,衡量结汇意愿的结汇率,也就是客户向银行卖出外汇与客户涉外外汇收入之比为59%,二季度结汇率为63%,较一季度上升4个百分点。上半年,银行的各项外汇存款余额增加288亿美元,其中,一季度增加386亿美元,二季度减少98亿美元,这些都显示企业和个人保留外汇的意愿减弱。

中新网7月21日电 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司长王春英今日表示,随着人民币汇率市场化程度进一步提高,市场主体逐步适应新机制,市场情绪趋向稳定和理性,人民币汇率贬值预期减弱。

其次,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日益成为我国跨境资本流动的主力。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集中反映民间部门的跨境资本流动,2014年二季度前后,我国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出现较大变化。2014年以前,除个别季度外,我国非储备性质的资本和金融账户持续顺差,尤其是2003年到2013年这11年间,外来资本大量流入中国,外汇储备也较快增长。从2014年起,我国非储备性质的资本和金融账户开始出现逆差,但主导因素不是外来资本撤资,而是我国民间部门不断地扩大对外投资,布局海外。以2016年一季度为例,一方面,我国企业和个人对外金融资产增加了1098亿,其中超过50%是对外直接投资。另一方面,我国对外负债下降135亿美元,这有利于减少货币错配风险和降低整个社会的杠杆率。同时,我们仍吸收了411亿美元的外商直接投资净流入,说明境外长期资本继续看好中国。

第四,外汇储备余额仍然稳居世界第一位。此外,当前国际上关于防范风险的沟通协调不断加强,有利于维护市场稳定。

首先,经常账户顺差是我国跨境资本流动的基础。根据国际收支统计原则,经常账户顺差实际上是我国持续跨境输出资本、不断累积对外债权的基础。比如,我国货物出口收到的外汇,或者对外提供服务收到的外汇,都要通过投资等方式运用到境外,这就会表现为资本和金融账户逆差。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我国经常账户持续顺差,今年一季度顺差与同期国内生产总值之比为1.6%,历史最高曾达到10%左右,目前是处于国际公认的合理水平。

王春英指出,总体来看,未来我国跨境资金流动将保持基本稳定。一方面,国内外环境中的不确定因素依然较多,确实会给我国跨境资金流动平稳运行带来一些挑战。但另一方面,支撑我国国际收支平稳运行的因素依然很多。

从刚才您发布的一些数据可以看出,上半年我国跨境资金流出压力有所减缓,请问出现这种变化的主要原因是什么?您如何看待未来我国跨境资金流动形势?

第三,境内外资产收益仍维持一定差距。例如,今年6月末,我国1年期国债收益率高于美国1.8个百分点,10年期国债收益率高出1.2个百分点。

影响外汇储备规模变动的因素主要有四类:一是国际收支交易导致的储备变化,这其中既包括央行为满足外汇供求而进行的调节,也包括储备经营收益;二是外汇储备投资资产的价格波动,也就是价值重估;三是汇率折算因素,由于我国外汇储备用美元作为计量货币,同时储备坚持多元化经营,其他各种货币相对美元的汇率变动可能导致外汇储备规模发生变化;四是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定义,外汇储备在支持“走出去”等方面的资金运用记账时会从外汇储备规模内调整至规模外。

王春英表示,上半年跨境资金流出压力逐步缓解,这主要体现了国内外市场环境的变化。

下面进入提问环节,提问前请通报一下所在的新闻机构。请大家提问。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从近年来的我国国际收支状况看,主要特点是经常账户顺差,非储备性质的资本和金融账户逆差。在分析问题时,我们一般会把储备从资本和金融账户中剔除,主要观察非储备性质的资本和金融账户情况。如果包含储备,在不考虑净误差与遗漏的情况下,经常账户顺差规模就会对应着资本和金融账户逆差规模。

从交易因素看,2014年和2015年,我国国际收支金融账户对外净资产累积增加了3118亿美元,使得我国对外净资产余额也相应增加了3118亿美元,而不是下降。交易引起对外净资产增长,一方面在于我国对外投资增加,也就是非储备性质的对外资产出现较大增长,两年间我国对外投资资产净增加8000多亿美元。另一方面,受境内外汇率和利率变化等因素影响,国内市场主体主动调节自身资产负债结构,持续偿还对外债务,非居民也减少在境内的存款,使得我国对外负债持续下降。

谢谢你的问题。从刚刚发布的数据看,上半年跨境资金流出压力确实逐步缓解,这主要体现了国内外市场环境的变化。

以上就是我要通报的2016年上半年外汇收支主要统计数据。下面,欢迎大家就我国外汇收支状况有关问题提问。

第二,跨境资金流出压力逐步缓解。从银行结售汇数据看,2016年一季度逆差1248亿美元,二季度逆差大幅收窄至490亿美元,其中,月度结售汇逆差由1月份的544亿美元,逐步回落到5、6月份的125亿和128亿美元。从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数据看,一季度逆差1123亿美元,二季度逆差收窄至565亿美元,其中,1至4月份,银行代客涉外外汇收付款逆差逐月减少,分别为201亿、105亿、59亿和20亿美元;5、6月份转为顺差2亿和125亿美元。

从未来情况看,我国跨境资本流动总体仍会主要反映国内经济基本面。随着国内经济转型升级,我国经济仍将保持中高速增长,以货物贸易为主导的经常账户仍会保持顺差。同时,我国外汇储备依然充裕,防范跨境资本流动风险的能力较强。而且,我国对长期资本的吸引力依然较强。另外,随着我国改革开放的推进,国内企业和个人将更加理性、合理的调整资产负债结构,这将引导我国跨境资本流动向着一个更加平稳的方向发展,谢谢。